“口吃”埋没了我人生最美好的20年

“口吃”埋没了我人生最美好的20年

今年是我的本命年,24岁了。

也在今年,我勇敢面对口吃,不再逃避,不再挣扎,不再伪装。

可以说,在人生的前23年里,我没有真正快乐过,因为我始终把口吃,当做是自己区别于正常人的一种缺陷。我把自己看作一个残疾人,而这种残疾并不是肢体上的残缺,而是一种表达上、心理上的低人一等

口吃真正影响到我,是在初中。那时候我因为亲戚关系,进入了一所市级重点初中学习。所谓重点,有一个共同特点,那就是老师都十分严格,每天上学似乎都在进行魔鬼训练,不知道别的同学什么感觉,反正我是每天上学都提心吊胆的。

再加上我自己有些口吃,更加害怕老师了。但是,因为我亲戚在区教育系统工作,跟我的老师都很熟悉,于是,老师们都会给我开小灶,对我格外关心和关注。上课时不时看看我,或者让我回答回答问题;一有什么可以抛头露脸的机会,都会先留给我……

我并不排斥老师的关心,但是过度关心反而让我更加不自在。不自在的原因,有很大部分在于我口吃,说话不利落。这种自卑的心理让我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能少说话就少说话。所以在全班同学的眼里,我是一个内向、上课不爱发言的人。

初三那年我断断续续地休学了一年,说是,其实只是在家里呆着,不去上学罢了,但我还是按时参加了中考。不上学的理由是:耳鸣加头痛。耳鸣的确是有的,头痛也不是装出来的,但这似乎只是表面想象。如今回头想想,我的耳鸣和头痛,很可能是我高度紧张的神经导致的。

我害怕去面对同学和老师,说白了,就是害怕面对自己的口吃,怕别人知道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之后笑话我。

高中的时候,我依然是自卑的,一是因为中考没有考好,只上了一个非常普通的高中,家里人对我的高期望破灭了,尤其是在教育系统的亲戚,非常希望我可以上一个重点高中。爸妈倒是对我要求不太严格,只要我好好读书就好。而是因为我的口吃并没有改善,我很怕带着这种缺点进入新圈子,面对新朋友和同学。

高中的我,依然带着头痛头痛仿佛是跟口吃形影不离的一对双胞胎。一个是表面的生理现象,一个是深层的心理问题。

高二高三的时候,我也断断续续地请假,有的时候是为躲避需要我发言,或者当众讲话的事情;有的时候是不想面对同学和老师……

因为口吃所以休学,因为休学所以跟初中的同学相处的时间少,直接导致我的朋友不多,跟同学之间也不是很熟。如今还有联系的初中只剩下一个要好的了,高中还好点,但也只有零星几个朋友而已。

人生前23年,我活在口吃的牢笼里,每天在思考自己的口吃

我把自己封闭起来,独处和不说话的时候,就是我最自在的时间。以前我很享受这种时间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,我发现独处和逃避是最不可取的消极办法,这种办法会让你越陷越深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我渐渐意识到,必须勇敢面对,勇敢迈出第一步了。

23年里,我没有真正活出自己的模样,为了掩盖口吃,我彻彻底底把自己装在一副沉重的面具之下,包括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,爸妈、奶奶爷爷、挚友……

因为不能坦然面对口吃,我在青春年华活得老气横秋,我在本该爽朗撒欢的年纪变得内向自卑,我在本该与好友欢笑歌唱的时光花更多的时间独自相处,在本该尽情挥洒青春的时候,我在因为口吃苦恼……

我荒废了太多时间在口吃上。

只可惜,青春是不会复返的。关于青春的回忆,好像大部分只有口吃。

还好,在本命年我终于可以坦然地面对口吃了,口吃不再是比天还大的问题,希望这不会太晚。

如果说,人生的前23年无法挽回,我只希望自己可以把生命里剩余的几十年过好。



2 thoughts on ““口吃”埋没了我人生最美好的20年”

  • 我也觉得荒废了青春时光,十几二十岁的我,当时学习成绩好,长相还行,我也很渴望与朋友玩乐,与异性恋爱,但都是因为口吃,造成了我的自卑情绪,生活暗淡无光,而今已近而立之年,希望能把握以后的人生吧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